襄马期间,这些路段交通管制扶贫路上的白衣天使“减证便民”改进工作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A1版 要闻
·襄马期间,这些路段交通管制
·扶贫路上的白衣天使
·“减证便民”改进工作
楚天快报电子版
----  
 
     日期检索
A1 要闻 2018.10.12 星期五

县城医生坚持每周进山为贫困户看病,花费四五万元从未提起
扶贫路上的白衣天使
    图为:代晓静为周善光检查病情
图为:李申军、代晓静夫妇探讨交流医术

楚天快报记者祝兆林

    ■南漳县城一家夫妻诊所,在扶贫干部的牵线下,结识了远在深山的一个“穷亲戚”。
    从那以后,夫妻每周定时进山为贫困户看病、送药,坚持了10个月,让一名“在家等死”病患的病情明显好转。
    为贫困户进山看病10个月,这对夫妇累计花费四五万元,相当于这对夫妇大半年的收入,可他们只字未提钱的事情。
    在病患和村民眼里,他们是“神医”“活菩萨”。可对代晓静夫妇来说,这只是悬壶济世的初心,只是个人为扶贫攻坚事业尽的一份绵薄之力。

扶贫干部牵线
县城医生深山结穷亲
    10月8日下午,“十一”长假后的第一天,在南漳县城的李申军诊所,代晓静和丈夫李申军刚吃完午饭就开始收拾医药箱,打算进山看望一位“亲戚”。这位“亲戚”名叫周善光,他的家距离县城60多公里。
    夫妇俩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来到了薛坪镇龙王冲村周善光的家。
    周善光正坐在门前和邻居说话,远远看到代晓静来了,就站起身迎接:“代医生,你过来了。”“怎么感觉你肚子又变大了,脸色还有点黑,是不是又抽烟喝酒了?”一见周善光,代晓静就“不客气”地教训道。“抽了一点烟,但绝没喝酒。”周善光答道。“近期身体怎么样?去医院检查没?”
    朴实的语言、家长里短的问询,外人还以为是亲戚在一起拉家常。事实上,周善光只是代晓静的一名患者,两人是“因病”结缘。
    说起这事,这得益于该村的驻村扶贫干部、南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魏祖华。魏祖华走访贫困户时了解到,周善光是该村贫困户,七八年前因腿部疾病致残,后来患了严重的肝腹水,丧失劳动能力。
    想让周善光家脱贫,首先要解决他的疾病问题。于是,县委宣传部扶贫工作组干部在同事陈彩丽的推荐下找到了代晓静夫妇。

良医定时进山
重症患者重燃生存希望
    代晓静出生在中医世家,外公曾是当地很出名的中医,她和丈夫也是学医出身。
    土砖老屋、家徒四壁……2017年8月14日,代晓静首次来到周善光的家,破败的家境让她心酸。
    结合周善光在医院的检查报告单,代晓静详细询问了周善光的病情。回到家中,夫妇围绕周善光的病情展开了探讨,并咨询省里一些中医专家,最终确定了中药+针灸的诊疗方案。
    第二周,代晓静开了一周的中药,带着针灸器械来到了周善光的家,为他治疗。坚持中药治疗三周后,周善光就感觉自己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
    从此,每周一随扶贫干部下乡为周善光送医送药,成了代晓静的日常工作。
    60公里山路、近2个小时的车程,对于晕车的代晓静来说,是备受煎熬。每次进山,她都是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
    经过10个月的治疗,周善光的病情缓解了许多,腹围从最开始的118厘米,降到了88厘米。

尽心尽力治病
花费四五万元只字未提
    魏祖华见证了周善光病情的好转。“代医生真的用心。”魏祖华说,周善光治病后期不需要扎针了,他建议代晓静通过电话和周善光沟通开药,但代晓静没有同意,“代医生说病情每周都有新变化,不见面不放心”。
    据了解,治病10个月来,周善光每周服用七副中药,还要搭配一些强骨生血口服液等补品,每周药费的花费达1000多元。10个月下来,累计医药费四五万元。可是,代晓静从没有跟周善光提过。“代医生是个好人啊!如果不是她,可能我早就不在了。”周善光说,2015年时其肚子越来越大,因为不疼不痒当时也没在意,直至被查出患有肝腹水,回家连下床都下不了,“当时回家就是等死,想着能活几天是几天”。

秉承家传医风
为扶贫事业尽绵薄之力
    “周善光的病被城里的代医生瞧好了。”这个消息在小山村不胫而走,代晓静也成了村民眼中的“神医”。每到周一,周善光家门庭若市,村民都排着队等着代医生瞧病。
    代晓静和丈夫经营的诊所位于南漳县城,自家盖的楼房,一楼是诊所,进门就是诊室,两边分别为药方和输液室,面积大约三四十平方米。据了解,四五万元相当于诊所大半年的收入。“行医治病就是行善积德,这是我从小就听长辈们说的话。”代晓静说,她从小对祖上的医风耳濡目染,这也是她选择从医的初衷。行医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这么要求自己,悬壶济世的初心是救死扶伤,不能把医术当成牟利的手段。
    代晓静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他帮扶周善光只是为扶贫攻坚尽了一点绵薄之力。